追风资讯网 汇聚海量全球综合资讯

(1) 综述——山西倗伯霸伯墓与河南淅川楚墓新解

2021-03-06 00:01:58已围观来源:互联网编辑:追风资讯网

自从北大李零教授2006年发表《冯伯和毕姬》以来,考古界就认定山西绛县横北墓、翼城大河口墓,分别为倗国与霸国墓。可是,河南淅川下寺春秋楚墓也有“楚叔之孙倗”,两地大墓中的倗字解读无法协调,当今的主流解释矛盾重重。我通过一年多的深入研究(始于2016年夏),认为铭文中的“倗”是庄字原型,由晋国大墓铭文完全可以确定人物年代与部分墓主。淅川楚墓中的“楚叔之孙倗”就是楚庄王,当时的楚国都城在淅川附近,这对解读《楚居》也大有帮助。

一、山西晋国大墓

晋国初封之地,后世说法不一。改革开放以后,山西曲沃一带盗墓猖獗,考古学家在这一区域发现了晋国墓群,与史籍完全相符。到目前为止,晋国故地共挖掘了两万多座古墓,其中以下三处墓地最为突出:

1 .山西曲沃县天马—北赵晋侯墓:西周九代晋侯,这个在考古界无异议。专家对9男10女进行了排序,能肯定的只有两三座(献侯、穆侯基本可定,中心大墓为燮父或叔虞,其它都是按晋侯顺序推测的)。

2.山西翼城县大河口墓地:共挖掘了2200余座西周至春秋早期的古墓,见网上宣传的霸国墓。

3.山西绛县横北墓地:共挖掘了1300余座西周至春秋中期古墓,见网上宣传的倗国墓。

晋国博物馆及晋侯墓

晋国始于周成王封其弟叔虞于唐地,《吕氏春秋》、《史记》等史书都记载了“剪桐封唐”的故事。我推测它与绛山地形有关,见下图标示的桐叶。倗伯墓地在横水镇横北村,南面有一条大河名为横水。水之北为阳,横北即横阳,秦末汉初的韩王韩成号为“横阳君”,应该与此有关。在汉武帝以前,横水镇及闻喜县仍叫作桐乡。1970年,横北镇由闻喜县划归绛县。著名历史地理学家谭其骧先生认为,晋昭侯封桓叔为曲沃伯,封地主要在绛山以南。按我的研究,韩国始祖墓就在这里。

二、两周之际的一段晋国历史

当今专家们所说的横北倗伯墓,实为庄伯墓,翼城与绛县大墓分别属于春秋初期的晋国大宗、小宗。这涉及晋国西周末至春秋初的一段历史——曲沃代翼:晋穆侯生子仇(晋文侯)、成师(桓叔),文侯去世后由儿子昭侯继位,封桓叔为曲沃伯。本文说的大宗指晋文侯的子孙,小宗是指桓叔及其子孙。大宗就是某家族的长房。

此后,小宗的桓叔—庄伯—武公三代人,与大宗争夺晋国君主之位,在武公去世前两年终于获得周王的正式承认,成为晋国国君。

公元前403年,周天子正式册命韩虔、魏斯、赵籍为诸侯。公元前376年,魏武侯﹑韩哀侯﹑赵敬侯瓜分了晋国公室仅有的土地,废静公为庶民,晋国灭亡。这就是著名的三家分晋,它是划分春秋、战国时代的分水岭。

三、我的研究结论

考古界说横北与大河口的大墓分别属于倗国、霸国,还说墓主是晋国的怀姓九宗、戎狄。其实都是胡扯,从所有古籍看,翼与绛都是晋国都城,分别属于晋国春秋初期的大宗与小宗。在晋国的核心区域怎么可能存在两个其它小国呢?而且大墓陪葬的青铜鼎簋比晋侯还多,部分资料显示地位奇高。根据铭文中的芮伯与芮公,就可以锁定若干墓主的时间段,仅用两处青铜器铭文就可否定以上说法:(1)大河口大墓“霸伯作太庙宝尊彝”。古籍明载,只有周王与诸侯才有太庙;(2)横北倗伯墓铭文表明墓主娶了周王的姐姐,并有芮伯女儿陪嫁。这都不可能是怀姓九宗或戎狄。

以上研究结果,不仅解除了考古界对两处墓地的困惑,还找到了韩-何、毕-魏的始祖墓,分别对应出土文物倗季鸟尊与毕姬夫妇墓。史书中的桓叔、庄伯大墓也能确定,对唐叔虞初封之地(桐)及其大墓也有初步的认定。

专家们出错的两个关键点,一是释读倗字,二是判断毕姬的族属。专家们认定的倗字,在所有古籍中都没有出现,它应是庄字的原形,并找到了文字考证依据。此外,某些专家以“同姓不婚”否定横北墓属于晋国更是无知:史籍中仅晋献公就娶了四位姬姓女,晋文公也娶了周室女,这种情况在其他诸侯国也存在,随手就能在《国语》、《左传》、《史记》中找到多例记载。

大河口大墓、横北大墓的陪葬品,比晋侯墓还丰富,只能说明比西周晋侯要晚。就连墓中的青铜鸟尊,也是年代越晚越精美。

由此研究可以丰富很多历史细节。特别是青铜器鸟尊,全国仅有这四件,分别出现在曲沃、翼城、绛县及太原赵国墓中,正常人都会联想到它们对应同一支人口。

鸟尊是宗庙礼器,四只鸟尊分别出自晋侯中心大墓(疑似叔虞墓)、翼城大河口霸伯墓、绛县横北倗季墓、三晋赵国的赵简子墓。因此,可以推定这些鸟尊均与晋国有关,墓主均是封国始祖级人物。翼城鸟尊对应分国的翼侯,横北鸟尊出自韩万墓,后者铭文显示墓主为倗季。倗伯、倗季正好对应桓叔的长子庄伯与少子韩万,韩万被晋武公封有韩国。专家们说的横北墓中倗伯,涉及史书中的庄伯与晋武公,这两位倗伯的倗字有差异。铭文中的“倗伯称”即晋武公,他与其父均为庄伯,武公名为“称”与史籍相符。

根据铭文与年代可以推定,是史书中的庄伯娶了周平王姐姐及芮伯的女儿。网上宣传甚多的毕姬,是庄伯与周王姊的嫡女,嫁给西周重臣毕公高的后裔,生毕万。毕万之所以能被晋献公封有魏国,并成为战国七雄之一,就是因为这层关系。

研究横北、大河口墓,需要比照东周早期其他诸侯墓(青铜鼎数、葬俗),比如芮、燕、虢、曾、楚国墓葬。当今专家无视这些诸侯国同期墓葬的相似性,却死抱着狗屁理论否定横北、大河口墓地属于晋国,不知是水平问题还是有别的原因。河南淅川春秋楚墓跟倗、霸墓一样,专家们也是在人名“倗”与时间段上卡了壳,至今无定论。楚国带有倗字铭文的青铜器比晋国地盘的多,史书没有出现一位楚国人物以倗为名或氏姓。倗戟铭文显示,器主是一代楚王。结合倗伯即庄伯,可知楚国倗字源自楚庄王,这与淅川楚墓中的其他人名及年代都相符。

限于篇幅,具体考证涉及很多资料,将在后续文章中公布。考古界宣传的“结论”,其核心依据是猜测,研究深度不够。我的研究有几万字,能给出详尽的史籍证据、考古资料及基因关联、古文字考证依据。特别是淅川楚墓铭文的佐证,完全可以成为定论。

晋侯世系(鄂侯与孝侯关系史籍有异,有望得到验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