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风资讯网 汇聚海量全球综合资讯

出口企业为生存“变法”:除了智造转型还要紧盯汇率变化

2020-11-28 19:15:28已围观来源:互联网编辑:追风资讯网

这是一场分贝不低的展会。

在11月26日开幕的2020浙江义乌国际智能装备博览会(下称“装博会”)上,各大展位上的设备正开动着,向前来参展的采购商发出轰轰声响,以展示它们的效能和实力,竞相吸引现场3万多名专业采购商的注意力。

位于浙江桐庐的地廷镁创智服饰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长方雨兴就站在杭州永创智能无人包装设备的展位上,询问了近1个小时。他急切地想要给自己工厂的包装环节寻找一个自动化解决方案。

“我们做家居类服装的,面料会比较蓬松,所以打包前需要压一下箱子,目前仍然只能依靠人工。”方雨兴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希望找到替代这部分人工的自动化设备,提高整个生产线的效率。

在另一个展区,从嘉兴来义乌参展的郭子江正在向巴基斯坦等地的外商采购团推荐公司价值13万元的印染设备。

作为浙江吾特数码科技有限公司市场运营人员,原本还担心语言障碍的魏辉,惊喜地发现这群老外采购商可以说一口流利的普通话。这也正是他们前来参加该展会的原因之一——在义乌当地,有上万名常驻外商,每年数十万境外人员入境义乌。

虽然疫情影响了国际间的人员流动,但生意总归还得想办法做。以向印度和巴西等国出口为主的魏辉他们,在今年经受着国际环境和汇率波动的考验,也在危机中努力寻求生存的机会。

“今年不亏就是赢”

“我们老板说了,企业要生存,总得换个方法活。”郭子江把这句话记得很牢,也成为身在一线的他们为自己鼓劲的话。

在今年的全球环境下,郭子江告诉第一财经记者,公司的出口额缩水了60%~70%。其中,占到出口15%比例的印度市场,由于中印关系一度紧张也频频受阻。为了生存,他们想办法“绕了绕”,比如通过其他国家的代理商绕道出口印度。

最近半年人民币大幅增长,直接吞掉了出口几乎所有的利润,他们就下决心转型做内销。

从以出口为主到如今主要肩负开拓国内市场的郭子江,除了频繁参加国内大大小小的展会,挖掘国内客户的实际需求,并做针对性地开发,也会瞄准市场投放广告。而作为“世界小商品之都”的义乌,正是他们看重的市场,“义乌几乎所有小商品,只要需要打印卡通图案的,都会用到我们的设备”。

一方面,出口的利润基本被汇率吞没,一方面,内销的利润较出口而言本身就更低,再加上目前还处于产品开发和广告投放阶段,已经在今年收获了同比增长20%~30%内销订单的郭子江和他的同事们,心态还算稳。

“老板说了,今年我们不亏就是赢。”这是年轻的郭子江记住老板说的第二句话,也透出不少中小企业的生存现实。

疫情激发智造转型需求

首次参加义乌国际智能装备博览会的台州市黄岩远大机械制造有限公司,是生产PET塑料瓶的设备制造商。

和家居服装等“宅经济”相关的产品一样,该公司的订单也因为疫情逆势增长了20%以上——洗手液、消毒液等产品都需要这类塑料瓶包装,这让他们客户的生意大涨,也让这类设备的市场需求增加。

事实上,不少让制造更智能的设备制造商,都在疫情中找到了商机——疫情进一步激发了生产线均由机器人操作、全自动化作业的“熄灯工厂”等智能制造的转型需求。

作为上市公司,吸引了方雨兴他们驻足的永创智能(603901,SH)也是如此。该公司在上述博览会现场的工作人员郭蒋意告诉第一财经,疫情之下,大量人力不能复工但机器不用停。这让公司今年的业绩不降反增。

永创智能三季报显示,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3.65亿元,同比增长0.3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36亿元,同比增长48.15%。同时,2020年第三季度公司研发费用达3296.27万元,同比增长约46%。

今年的装博会,也在智能制造的转型趋势中主打起了数字经济与工厂智能化,专门设立了“工业互联网+5G”展区,邀请了海尔卡奥斯、航天云网等一大批国家级工业互联网企业集中亮相。

不过,对于方雨兴为自己工厂所提出的需求,郭蒋意认为,实现需求是一方面,定制化方案不低的成本也是让部分中小企业有所顾虑的因素。

“让财务时刻盯汇率”

让方雨兴有底气和需求提高自动化程度的,是今年受疫情影响,公司主要以美国为主的家居服出口额同比翻了一倍,从原先的3000万元增加到了6000万元人民币。

由于以出口美国为主,方雨兴时刻关注着中美之间的动态。除了寻求自动化设备取代人工环节这一现实问题,他也无法忽视人民币上涨带来的损益。

虽然已经结束了圣诞旺季的生产和交货,但方雨兴告诉第一财经记者,自己还有130万美元没有兑换成人民币,“当时客户付款是按照合同里的6.63汇率报价的,现在公司暂时不用钱,我让财务时刻盯着数据,等到汇率合适时再换,或者要用钱等不住了再换”。

在汇率这件事上,江苏吴江标准缝纫机菀坪机械有限公司业务经理吴东的压力小一些。和部分义乌小商品市场的经营户一样,他告诉第一财经,他们与客户的订单也是按照人民币定价的。

“昨天我们公司给印尼的客户拉了一个货柜的设备,满满的一车。”吴东在博览会现场向第一财经展示了手机上出货的照片,并表示工厂今年二三季度每周一三五都会加班到晚上10点。

原因是,作为缝纫机制造商,虽然今年下游的服装和箱包生意很一般,但“宅经济”却带动了家居和办公转椅的订单“供不应求”,也由此创下了吴东印象里“有史以来的最旺季”。(配图为本文记者现场拍摄)